《Estab-Life: Great Escape》是繼《荒野的壽飛行隊》又一部描述無政府主義的動畫作品嗎?

水島努的《荒野的壽飛行隊》是晚近動漫中少數能完整呈現無政府主義世界觀的作品。谷口悟朗的《Estab-Life: Great Escape》是接續這條路線的作品嗎?

只要仔細觀察《荒野的壽飛行隊》,不難看出整個世界觀中隱含的無政府主義傾向。在一望無際的廣大荒野中,自給自足但又平等地互相往來的聚落,其實才是最原初、最自然的世界秩序;而川梭不同城鎮之間的小型飛船商團和護衛飛行隊,則是無拘無束但又能彼此共存的自由人的最佳象徵。然而,只要有人開始試圖建構毋須積極自證正當性的權威、以及透過僵化不變的上下關係支配他人之後,脆弱的伊甸園隨時可能瓦解,被獨裁者所壟斷(正如Adam Something對「無政府資本主義」的批判一般)。

就算真有善意的支配性結構,對於自古以來一直毋須被準國家級的大型商團所編入的自由飛行員來說,漆上共同的徽章、統一的機型、整齊劃一的編隊方式,總是有那麼一點奇怪;這也是為什麼即使薪水和機緣表面上不那麼優渥,主角最後還是選擇留在夫人的小型飛船商團做護衛。這過程中,夫人也對於一份積極合意且對等的雙/多邊合約在無政府主義原則下扮演的角色有了充分的詮釋:

「支配他人是沒有益處的。」

「沒有益處?而不是做不到?」

「是的。」

「那麼,對於夫人來說,甚麼才是有益的呢?」

「讓選項變得更豐富。」

與之相對的,欲建構統一國家的僭主,則是永遠無法理解自己被群起反抗的理由:「明明只要選擇順從,我就會佳惠你們各種工作機會啊?」然而,每個自由人在溫飽之餘,內心都有不受支配地和他人建立平等連結的渴望,而這份渴望,在已經等同國家的大型商團中,是永遠無法被滿足的。

《荒野的壽飛行隊》最終,被恐嚇要脅的城鎮們最後聯合起來,瓦解了獨裁者建構統一性國家的陰謀。然而這樣的勝利能持續多久呢?總是會有下一個謀心一統江湖的僭主或者政治力量。自由人的笑容是如此可貴但同時又如此易逝,就好像真實世界的我們,能夠真正共感平等互助而不受脅迫的時光總是如此稀有,所以每每能自由飛向黃昏的時刻,都需要細細珍藏。

從各方面來看,《Estab-Life: Great Escape》和《荒野的壽飛行隊》有諸多相似之處。除了角色全體都是3D作圖這樣表面共通點之外,兩部動漫中,主角群從事的都是自由往來各個區域、旅經各地的行業(壽飛行隊擔任小型商團的護衛,偷渡屋則是協助各區域的住民非法移居到其他群落)。

如果說《荒野的壽飛行隊》講述的是由無政府主義差點崩壞至統一國家的危機,那麼《Estab-Life: Great Escape》便可以視為國家演變至最終型態、完全宰制底下所有智慧存在後,無政府主義者的生存之道。當高度發達的科技變成掌控每個存在的一舉一動,而不能自由選擇生活形式時,哪怕再怎麼美滿的生活,也總會有人想逃離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Estab-Life: Great Escape》第三集的劇情:住滿企鵝的一座群落,被劃分成共產主義區和資本主義區,兩區域被一條無法輕易穿越的平交道所隔開。這明顯挪用冷戰後期柏林的劇情中,共產主義陣營的鐵腕政策被以戲謔的方式,描繪得淋漓盡致。在一切藝術為黨服務的指導方針下,芭雷舞劇團團員們因為無法完全地表達出自己想要呈現的藝術,而渴望著逃往資本主義區。

共產主義區的壓迫和宰制是真實的,但成功逃往資本主義區之後,也不是從此幸福美滿的鵝生。在資本主義區,芭雷舞劇團依然沒有辦法跳自己想跳的舞-過去他們表演過程的一舉一動被黨所框架,而現在則是被有錢有勢的觀眾們的偏好所限制。這是艾倫葉格爾式的悲劇-總是在衝破每道圍牆之後,才發現牆外的世界只是被更高的牆所限制住了(事實上,在動畫世界觀的設定裡,進了資本主義區也不是真正的自由,企鵝們也仍被困在單一的群落內;唯一能夠不顧各群落層層隔閡來去自如的,似乎只有偷渡屋一行人)。

任何一個對無政府主義實踐歷史有些認識的人應該都知道,無政府主義對於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都採取批判態度-這是因為兩種經濟思想都透過「最終結果的最佳性」,合理化自由人在眼下受到國家、政黨、或者大企業宰制的事實。在這個意義下,第三集的結局所傳遞的精神,是非常符合無政府主義的。

究竟這樣的劇情設計純粹是巧合,還是《Estab-Life: Great Escape》的故事本身真的有將無政府主義納入參考?等我繼續追番一段時間,也許就能給出明確的答案。

--

--

A Taiwanese student who studied Renewable Energy in Freiburg. Now studying smart distribution grids / energy systems in Trondheim.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Tony Yen

Tony Yen

A Taiwanese student who studied Renewable Energy in Freiburg. Now studying smart distribution grids / energy systems in Trondheim.